• 长春市联德经贸有限公司
    地址:长春市宽城区兰家镇亚奇物流对面
    电话:150-7589-8888
    联系人:张经理
    邮箱:1324183777@qq.com
    网址:www.ccliande.com
    新闻资讯
    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

    断流危局下钢铁贸易商的挣扎

      “钢贸不是洪水猛兽,他们的问题也是特定的环境所造成的。现在不是探讨谁对谁错的时候,而是应该先齐心把困境度过。”某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现在的钢贸已经困难重重,再收贷,问题就更严重了。
      形势严峻直接体现在钢贸资金链上。“一年前来我这里贷款,只要有一张‘3522’开头的身份证(福建宁德市,钢贸商户籍集中地),就算没抵押我也做;现在,‘3522’开头的身份证直接代表着贷款预警,有抵押物也不敢新增贷款。”江苏某银行业务员向本报如此描述银行对钢贸商贷款的态度转变。
      去年年底以来,随着宏观经济形势下行与行业不景气,钢贸商的资金链也一直面临着严峻的考验。
      “从前我一天3个电话,1个亿资金到账;现在为了向银行先还再续500万贷款,我要化整为零成5个100万,甚至10个50万,求一群朋友帮忙借钱。”某知名钢贸企业主说。
      一年前,钢贸商还贴着诸如“暴利”、“灵活融资”等标签;如今,标签则换成了“跑路”和“资金链断裂”。而银行也从之前急不可耐以钢贸市场为中心建支行批量放贷,变为连续半年控制规模收缩业务。
      在还款高峰期的6月,本报记者“蹲点”若干钢贸企业,揭秘其资金链和续贷困局,还原其最新生存状态。
      揭秘钢贸资金链
      虽然有账本,但不用过目,张总早已对自己的账务了然于胸:欠了谁的钱,谁又欠了自己的钱,各银行的贷款分别将在几月份到期,手里还有多少房产抵押余值、他项权和车可以盘活。
      张总曾是业内一个典型的“成功”钢贸商,不过目前他也在为资金链发愁。
      “我在上游的预打款和保证金算足有1000万可以回来,下游‘烂’掉了个工地,600万垫资一下子没了。”张总说,现在他的民间融出和借入大致相当,但其中一个同业债务人“(所在的)市场不行了,800万借款要拖欠”,而对方押来的一套房子和一辆车最多只值500万。但好在他靠着过往的生意人脉又接到一单贸易,“如果铺货顺利,希望能赚个百来万。”
      周宁上海商会会长周华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,钢贸商做生意要有“三套资金”,即“在途”、“工地”和“库存”,需要银行信贷支持。
      这一点在张总身上得到了应验。张总名下的公司做上游某知名国有钢厂“一级代理”,根据“行规”,他需要将每月平均预计订货量10%的货款作为“保证金”先打给钢厂,而这笔钱通常要到年度最后一个月抵消在货款中归还。根据张总的订货需求,今年,他交给钢厂的保证金是100万。其次,对于从上游订货,钢贸行规是提前一个月提交订单并付款,次月钢厂才配好货发送。张总说:“我要了2000吨卷板,货还没到,800多万已经付掉。”而这也就是钢贸业内所说的“在途”资金。
      除了“对上游”,张总还是某“对下游”钢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之一。而业外罕有人知的是,为下游施工企业“垫资”,既是这类“对下游”公司的致富来源,也有可能给公司引火烧身。
      张总称,钢贸行业的激烈竞争也造成了他们对“下游”的弱势。“能做到一个挂靠大国有企业的项目就算运气,垫资都不在话下。”
      所谓“垫资”,对钢贸商而言,分为“主动”和“被动”两种。主动垫资,是向工地送一批钢材后,先期只收回一半资金,剩余一半在3~5个月后收回,并可对这部分资金收息,业内均价为月息2分。被动“垫资”,则是施工方拖欠货款,在经济下行周期和房地产受政策冲击之际,不少做“下游”的钢贸商都遇到了工地欠款不还,甚至工地本身“烂尾”。这样的货款要追回似乎遥遥无期,但银行贷款却卡死了还款期。
      甩卖房产为还贷
      钢贸圈的特点在于“互联”——以企业间的“联保”“互保”、市场与商户间的担保,以及同乡亲戚间的资金拆借为“导火线”,让资金风险的火苗一点就易烧遍。即使是业内最有实力或最专心做实业的市场或钢贸商,也会因借款人、联保体,甚至联保体的联保体“出事”,或者银行因行业内一些公司出现逾期而预警,集体突然抽贷,而遭受池鱼之灾。
      肖东(化名)就是这样一个受“株连”的钢贸市场主。由于其市场下属商户资金链告急,而商户又是通过市场担保获得贷款,为了保住市场整体的授信规模和信用,他告诉记者,在银行贷款到期前,他不得不忍痛出售老家位于宁德新区繁华路段的两间店面商铺。“合计1100平方米的商铺市场估价2200万,但为了保住银行贷款不逾期,我以1100万急售变现。”
      事实上,即使到了生死关口,像肖东这样把“信用”和“抱团”看得很重的周宁人还是大多数。肖东告诉记者,他们做市场的,本来依靠商户的保证金和租金收益。现在,好几个钢贸市场老板同意减免租金,减少保证金比例,就是为了整个市场可以“抱团”生存下去。

    150-7589-8888
    Copyright©2016 www.ymsjschool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建议IE6.0 以上浏览器 1024*768及以上分辨率浏览
    管理登陆